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->热门文章
北流六婆庙的榕树
发布时间:2012-12-20 16:16:00 


    六婆是谁,很多老人都说不知道,不知道也就算了,但又都说她是个神,不然怎么会立庙来祭拜她呢。现在很多人都不信神了,但不信不等于不拜。六婆庙早就毁掉了,但每年来拜六婆的善男信女还真不少,没有了庙,就在庙前的大榕树下立个小祭坛。大榕树长在庙前的大江边,要几个人合抱才围得过,树干粗壮老迈,树根盘虬屈曲,亭亭如盖的树冠,覆荫着二三亩地面。榕树居高临下,俯视着江水北流。老人们都说,这树总有千百年了,是建六婆庙时种的,他们小时候榕树就像现在这么大了,而他们的祖公也是这么说的,祖公的祖公也是这么说的。每年秋收一过,就要请木偶戏班来唱戏娱神,有时甚至连唱个把月。唱戏时,榕树下坐着黑压压一片人,男女老少都有,欢天喜地地喧闹着,像个圩场,闹台的锣鼓敲响了才安静下来。戏开头的唱词,总是要先唱“恭请六婆来看戏”,好像六婆还在庙里,大家正虚位以待。唱的戏文无非是罗通扫北、五虎平南、郭子仪征西、薛仁贵征东之类。3 v+ z3 `- U+ \2 D; O- g# c
    我小时候总喜欢来到大榕树下玩,不仅因为那儿阴凉,江风习习宜人;更重要的是因为庙与树之间,有一条通往山里的路,路两边有三五间路铺。山里人挑山货入街,总要在这里歇歇脚;城里的老人也喜欢来这儿开大话馆。来来往往的人多,榕树根就成了消息的交换中心。山里的老虎拖走了谁家的母猪,城里警察捉了几个赌博佬,等等,都可以第一时间在这里听到。而令我听了至今难忘的,是关于日本鬼投降的“连续报道”,先是说日本鬼子太嚣了,挨了两个原子弹,死了几十万人。这消息使大家一直兴奋着。过了些天,榕树下有人敲锣召众,大声喊话:有天大消息!快来听啊!不一会榕树下就聚满了人,只见有几个中学生匆匆跑来,手里举着刚刚出版的《建国日报》,大家让出榕树根的最佳位置给中学生,听他们讲报:“日暮途穷,悬崖勒马——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……”大家听了欢呼雀跃,听众中的商家立即搬来几簟箩爆仗,在榕树枝上吊下来燃放,足足放了成个钟头。一个老人大声说,他吃了几十年米,从未见六婆庙前烧过这么多爆仗。他的话赢得了一片掌声。bbs.gxbl.net. S1 [, z% f, ^& n& y- I7 l
  六婆庙的榕树见证着历史的沧桑,它是这个县的一宝,虽然没有被文人列入“八景”的序列,但人人心里都装着它的绿影。连小孩也知道,春天,六婆庙的榕树枝出蕊了,天就要转暖,离夏日的浓荫也就不远了。那时一二十种小鸟就会飞来这里赛歌,黄莺、大头伯劳、鹩哥、顶髻郎、斑鸡、山鹕、布谷、天光雀……都要来这儿大展其歌喉。榕树就是小鸟的天堂和音乐圣殿。去六婆庙听鸟歌,是情侣的一曲风雅,是天涯游子回乡时的保留节目,是老人们消夏的绝佳选择。一年不去六婆庙听几次鸟们的音乐竞技,不来听听老人讲古,这一年就算是白过了。
  古榕鸟歌或老人讲古是六婆庙的双绝。那么老人们都说些什么呢,说东坡兄弟泊筏榕下,说狄青汲江饮马,说洪杨劫时范亚音毁城,说女匪首凌二妹束手就缚,说大炼钢铁时千妇护树,说红卫兵誓师武斗……这些事都发生在六婆庙前,古榕可以见证。或者有朝一日,它们都会凝成一出出木偶戏文,给后人传唱。老人们也有争论不休的问题,那就是日本投降时六婆庙前烧的爆仗多,还是打倒“四人帮”捉住江青时烧的多,这事大概只有老榕知道,但它缄口不言。
  那么六婆是什么人呢,至今谁也答不出。问市志办公室的人,也说不知道。六婆庙是那朝那代建的呢,档案局也查不出。老人们分析,旧时被立庙祭祀的,都是些对国家对地方有大贡献的人,如伏波庙就建在河对岸;洗太是南朝时维护统一的女首领,洗太庙建在城之东;裴圣是杀贼保民,使贼众闻风丧胆的女豪杰,她的庙建在城之西。依此类推,六婆当是有德于民为众敬仰的老妇人。老人们的推论是对的;老榕树更是知道其详,它不说,大家也就不知道,一阵风吹过,树叶沙沙响,便算是它对后来人的回答了。

玉林红豆  |  北流政府网  |  玉林政府网  |  玉林新闻  |  广西人事考试网  |  算命娱乐  |  查吉日  |  中财网  |  股吧  |  昵图网  |  189邮箱  |  139邮箱
主办单位:北流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