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->热门文章
金斗岑下会挚友 石榴村聚山水情
发布时间:2012-12-20 13:11:00 

 殷铭,多年的好友,有较深的堪舆研究。二00二年到广州搞风水建筑、办网巴,二00三年转到北京,曾多次来电,几年不见;正在思念之际,突然见他弟弟开车到大成殿来,说哥哥前两天回到家,一定要你上去倾谈。
   意外得讯,心情激动,顾不得连日来为人捉穴擒龙之辛苦,伴来人,直上石榴村。小车经平政龙池转小路,顺水而进,两边翠竹夹道,座座青山接引,依山傍水,转转折折向前,圆圆的山、圆圆的水,金清玉洁,美丽的山川秀气,带着初夏的温馨,迎接着我这多情之客。
   车到家,挚友站在门前尚未坐下,就急着说:“人回家两天了,全心跑山捉了一虎一蛇,特叫你上来堪察是否正确。我过几天又下广州了”。我说:“行家老手几年不见,我还以为发财后失踪了呢?勘不勘察,欣尝你的杰作是真’。
   他家就在路旁,寅申加良坤_一条小水清静环抱而过,面前远对大双林场和金斗岑,峰峦层叠,雾障重重,随气流漫漫舒展。一幅幅山水画屏,欣然在目,变换无穷。多美的山川景色,令人陶醉。近处,几个金星伴绕,圆满而端正秀丽,后靠一山也属金体富贵并茂,实不用多疑。正对一星稍低,似太阴,下面是学校,据友父介绍,那是原来自家祠堂。左右均有小水回抱,过堂而注入南来之水;成三叉交聚于面前,真四水归堂,。几片方正平稳的稻田正处于此。明堂宽阔而紧密,聚气溢然,我说:“按此地之气势堂局,你们这一房族一路来都应有省厅级以上的军政界人士出现”。他们听后只微微一笑而了之。
  殷铭继续介绍说,我们这村叫石榴村、正处于大双林场,金斗岑下,从大双发一支山脉直到平政结圩镇,护住下关。从金斗岑发一脉经上首由西从南转东而向北。把整个村镇包裹,以前确实出过些军官和省厅级人物,现在几仟万、成亿万元的富户仍然是层出不穷。待下先到我擒的龙山看后再慢慢一起游览石榴之风貌,你自然明了。
   便餐后,乘车走了一段山路,便无法前进。不得不步行走路,一边欣赏乡村的自然景色,一边慢步而进,看那山龙走势,左翻右转,滚动而多姿,但都成圆形之体,似果似桃,丰满而肥厚,在过脉处。一脉从中抽出直下到水边,两边扶夹分明,迎送亲切,潜水而过,急速而升起,迅猛而有力.我们即从此而向上攀登,山徒而壁立。几个人费了很大的劲方到顶一上。个个满头大汗,气喘呼呼,都不由已而坐下休息了。从这里回顾来龙,自金斗岑下,是支中干龙。从西到东顺南而向北,翻转摆动,势猛而力强。带仓带库,绕了一圈又一圈方到此地.突起一峰,从下看成金星而圆厚,从顶上再成之玄而行龙。经之字摆动跌落再起一单,更为圆满而丰隆。左边开肩束爪,右边分肩伸掌而回抱,上到此顶,四面浑噩,而圆静,瑞气团团拱拥。正是天花大局之中。前面远方几重横案妙妙茫茫,数峰并立,一峰独出而秀气冉冉。
   殷说:“回家几天收获就在此,你看何如?”我说:“后龙摆动势威雄,独居天心十道中,一金吐出金丝穴,右掌回扣聚气隆,面前堂气涌团聚,狮象龟蛇守无缝,两边旗帜兵勇列。齐向中宫敬狮雄”。真威武也。
 顺金星而下约走十多丈。地势较窄而微带弯曲,并有柔顺起伏之意。两边似有小界水,前面境起微唇.几个人都说:地可能就在这一段结了,看那是正穴。我和老殷绕行一圈,见遍山全是茂草丛生,一米半以上,确难辨认。经详细勘察,定在山腰悄窄而略坦之处,叫大家把杂草除一丈左右,即见一个气胞居子这一丈开宽坦盘之中,几个同来的老人都同声说奇。在这乱七遭的什草丛中,你们怎能看到这个气胞呢?在这同时一个老人已把一条木棒劈尖。说定准穴位,我们搞坟堂了,殷推我,我推殷,最后我站在气包顶上,老殷在下。我俩同时握住木棒,居中抒下。确定了穴位,几位老人站到桩前。赞不绝口,殷父问:“叫什么名呢?”殷问我,我问殷。我俩都是讲形气的,不什讲形象,但老人都叫喝形。我回头看了一下主星,左边似有隆起之包,右边也对称起一个,正似一对眼睛,中央落脉似鼻梁,我说要喝,就叫“雄狮噬掌”吧!几个老人同声赞叹曰:似!真似“雄狮噬掌”!那是眼,这是鼻,那是耳伸一拿出去扣回,似极了,我只说一句,他们都加上眼耳口鼻了。定好坟堂,在回来的路上细看其形,确似一个威风凛凛的雄狮,蹲在那里束一爪,伸一脚,后山之字的来脉正似一条铁尾巴吧!左摆右摆,活形活现栩栩如生.
   下山回路,我俩不再坐车,顺道而察一些付结小穴。在那过龙之间,一个卷睡狗,似仓似库,灵龙小巧,前面一堂水田逐级平稳送到面前,冲口一土一金左右把门,护住穴场,近处护砂紧密,搂抱而两砂过堂,两小水,弯环而过,大小明堂均显现光彩.小地必成.
   出到山口,一个金星圆满秀丽,开脚把住水口,在那关健处顺势建有一土地铺毯贴瓷,靠一珠榕树,清静而雅洁秀气清爽。把金星派下的几片平田绕成一国,真是山圆木圆,地也圆,我感慨地赞叹说:“此冲人运也圆,富贵双全。”殷父说:
 “这冲确实有些钱,出过些人物,这个社主就是一个在外半官半工的财主出资修建的,可能也会有一二仟万元了。他家就在近旁,也修建得比较整洁,但人都不在这里住了,空屋一间”。我们顺便到去看了一下。大门倘开,正厅开阳而明洁,门前两珠金桔约二米多高,摆在那里,仍未退色,厢房门壁均贴瓷铺石,门前小鸡、桥也用水泥填修铺设、比较光洁而和合山间之气色,如无一些对势的人,也不可能有这样的作为。里面的确无人住,但尘垢不沾,空气清新,浑合自然,似在得运之时。
   出到山口正是公路,小河从路底通过,对面一山开帐放下与这边山脉相接,把小河压弯压圆,顺那山势绕緾向前,又成一局。老人说,这里入石榴村的第三重水口,前面两重均有石锁石龟关栏,最前面的一重有一个圆蹬堵在那里严密得很,修公路时,我们都不准破坏,至今保持原貌。
   上到公路,老人指住前面一坟说,这是梁家祖坟,葬于蛇头上,叫“青蛇下垌”,前面有一蛤,有头有尾,形象逼真,可惜开公路时把蛇头铲了一半。我与殷铭走到七寸上,开庆一格正坐西向东。前面太阳正照。正是刚才谈到的山园水圆、地圆的那颗金星。这时我俩才悟出那是“日出扶桑”,难怪财官并茂.可惜梁家祖坟葬于蛇头也不觉得怎样发达。如在我们开庆之处正坐酉向卯,面前溪水环抱,又成一圆卷,蛇头与蛇腰一相配合在此又成一半月形。正是“西山落月”之格局。可惜大队在那里盖有几间平房,难得矣。如将此月与对面金星相合着,正是日月合壁把住了这三重水口,那能不出亿万富翁呢?因此,我断说:“里面有更大富大贵之人在”。
 午餐后殷父说:“我家有一祖坟离此不远,旁边我也封定了一个,看是否要得”。在他父子的伴同下,过了小河顺那蛇尾而上,这个山从他家这面看去,似一个圆形金体,但一到上面,成一睡地木直冲而来,到尽一转变曲尺之形,在弯曲之处,带出一脉经山腰而去结青蛇落垌。祖坟正在曲头处,封好的地,在祖坟背后悄起之头.土质鲜艳红黄相见。是走脉行龙之所。即说此地应无结作,但祖坟已久不便动移,保金黄静就是了,封地不必再要。在蛇尾处有一牛暗窝,那里可能还有一些晖作。可是无砂无手,一般的时师是不会作的。顺那直木走到尽头跌落山脚,过脉正在这里,庚甲加申寅,经一曲转而结青蛇七寸,一个月落咸池,来脉小巧灵珑,迎送俱全煞藏福臻。
   顺那山间小道,一路畅谈下来,将到山沟底。几幢房屋都是靠山面水而作,只有一间,迎着溪水向上峰峦耸立,有尖有圆,平正弯斜俱全。背后下砂微微抄起,小溪经门前再从左侧而过,我说此屋得些财,也出过一些高官将校,但财不聚而言仍有,可惜有些偏房,孤寡之人常而有之。见我说后,殷兄说,正是为这些早年前面的一间叔伯,我叫他按这样立向,谁都不同意,就怕出寡佬。
   到达此屋门前,顺便休息,看里面香火厅堂、厢房、廊屋样样俱全,大门也比较整洁。但没人居住,比较冷萧,给人没有一点气息感,溪水从右斜折到堂而又转左侧出去,屋前虽无铺设,但仍有一片余唇的几十平方。可都略带寒酸之感,殷老介绍说,解放前确实出过旅长、师长,现在仍有人在省厅级干部,但财源确实不多,一些偏房到今已无人了。屋也没人住。大都是年底开车回来看祖上香整理一下又出去了。
   从这里转出即四重水口,一星堵住,是殷老的堂兄家之背靠水口关键处,挖了两个水池把那里原来的土墩掏去,破坏了这一冲的圆味。因止匕,近年他家发生一些眼疾,并出现了一些刑配之人。再看他家之建筑,中央正厅即香火堂前,两边加一排楼房,光剩下正门,正厅两边的窗口也被遮去一半,一条夹长的通道成本形直撞祖宗。哪有不出事的啊!经过门前我不多看说如不改变,祸患还会继续出现。
   五度关栏行了四重,那有不探大堂之理,经过家门股父回去,我和友股转入五重水口那是原来大队所在,向内望去一个大局,浑浑圆圆,从左边峰恋中发一支脉,平稳而坦荡舒展向局中放去将四面山水压成一个吕字形,似一对双妈石榴挂在这一脉之左右。水口关闭仍属金体。两边紧似葫芦,听说未修公路前这里是仅能单人行走之玄小道。
   整个石榴村,最大最宽之气局在这里,亿万富翁也应当出在这里,乍看找不出依据,当我俩步行局中,稍起而坦荡处时,方见对面一金星呈现后山条条小水汇到堂前.中心这脉到这里也成扇形,向他面前倾去,几片大田逐级倒向金星脚下与溪水汇合.溪之对岸,星之底下,有一排二层多高之楼房。白壁粉墙.二十多间,排列整齐而过。前面一道水泥桥顺势跨过小河向这排楼房中心之大门冲去,右上首一间贴瓷的平顶房听说是卫生间,有些碍滞,整个建筑架势没有一两百万元是没法造就的。但光腺平淡,气色灰暗凄凉里面空荡无人,静悄悄,一点信息也没有,恐怖幽深,也不十足,我开庚一向坐卯向西.当时正下午五点多,太阳从房顶而过。心知不合堪与之要求,是俗师之造就。从六壬来看。也中了“屋宅宽广致人衰”这句名言.虽当地人传说屋之主人已有亿万元富豪,但我看来,亦是外强中千,狐假虎威之货色而矣。真是金斗岑下石榴结,不遇名师亦狂言.我俩也不进宅转身走了。
   回头路上殷铭说这里:背靠双头,脉落金斗,左依大双面对石玉峰,北流河从右绕緾而过,五度关锁,龙势磅范而威雄,气流回旋而腾郁,虽无金陵钟山、宽广,但千亿万元之富翁也可求。
    一天将过,虽疲劳而兴趣更高,晚饭时,我们举杯共赞曰:“金斗岑下一条村,山随水转端端圆,一颗金星一个寨,一个石榴一冲田,印星龟蛇重重锁,功名富贵样样全,有幸名师一句话,千万富翁代代传”。

玉林红豆  |  北流政府网  |  玉林政府网  |  玉林新闻  |  广西人事考试网  |  算命娱乐  |  查吉日  |  中财网  |  股吧  |  昵图网  |  189邮箱  |  139邮箱
主办单位:北流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