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->北流典故
北流荔枝传说
发布时间:2012-12-20 13:03:00 


    就桂东南地域来说,荔枝要到夏至边才熟透,熟透的标志是“过壳”。所谓“过壳”,就是把荔枝皮剥开,表皮的一层红色,从壳的里面也看到,亦即红过壳了。这时节•荔枝树的绿叶间一丛丛地红,是南国的特有景色。在我童年时,乡间的荔枝树不多,荔枝金贵,不轻易到市场上去买吃,只好到树下去检拾。每天天将亮,孩子们在床上早已耐不住了,只等听到第一轮蝉叫,便立即从床上跳起,飞奔到荔枝树下摸荔枝。鸟口的虫口的风口的,一夜之间掉下不少,正好解馋。几乎所有人家到夏至这一天,都要买些荔枝回去,全家大小围着尝鲜。算是过了这一年的荔枝造(念“豆”)。
关于吃荔枝,史载不断。葛洪在《西京杂记》中就说到南越王赵佗向汉高祖刘邦进贡高绞鱼和荔枝;汉高祖报赏南越王以蒲萄和锦缎。把荔枝当作贡品至少在汉时就开始了,此后沿习不绝,至唐朝,荔枝已成了指定的岁贡。《新唐书•杨贵妃传》说,妃嗜荔枝,总想吃到新鲜的,于是从数千里外传送,味未变,已至京师。长安的数千里外,应该是岭南吧。为什么杨妃独嗜荔枝呢,若从正史所说,妃是北方人,便不好索解。近年广西容县人声称杨贵妃是容县的姑奶奶,容县毗邻著名的荔枝产地北流,如是,“一骑红尘妃子笑,无人知是荔枝来”便合情在理了。( H6 @1 ~$ F2 C- p; K8 r
  贵妃喜欢吃新鲜荔枝,成了老百姓的大灾大难。“十里一置飞尘灰,五里一堠兵火催。颠坑仆谷相枕藉,知是荔枝龙眼来。飞车跨山鹘横海,风枝露叶如新采。宫中美人一破颜,惊尘溅血流千载。”(苏轼•《荔枝叹》)荔枝是极为娇贵的尤物,白居易说它“若离本枝,一日而色变,二日而香变,三日而味变,四五日外,色香味尽去矣。荔枝保鲜问题,至今依然困扰着果农和科技界,未知唐时是如何使得驿运快马颠簸了数千里的荔枝,得以“风枝露叶如新采”的。好像从某种书里读到过,是把鲜荔枝装在新斫的大竹筒里装运的,若然,当还有不少关键而细微的技术功夫。但显而易见,此法只宜少量的特快专递。现在京沪港澳都能吃到质优价廉而又颇为新鲜的荔枝了,那是空运的功劳。  G9 w& l! ]/ j6 [
  荔枝产区的人吃荔枝是相当挑剔的。旧时家有荔枝树的人,邀朋约友到树下吃荔枝,靓一个才摘一个;现在的旅游业也借鉴此法,一张入园券,任你拣着吃个够。内行人总要看到平鳞、岔膊、软枝、皮薄、个大、足圆的荔枝才肯出手。苏东坡当年初吃荔枝,高兴得连说“南来万里真良图”,在他看来,有荔枝可吃,被贬官岭南倒是一种福气了;又写道:“日啖荔枝三百颗,不辞长作岭南人。”三百颗荔枝约合十五六斤,可装满一小簟箩了。荔枝想吃得多要点着盐吃,吃下去的果汁很快就化为一泡尿,半点负担也没有。不过吃多了便见湿热,心膈难受,旧法教人,吃荔枝时用嘴咬破外壳,荔枝壳可自行解热;若热病侵身了,用荔枝壳煲水,服之可立解。现在此二法均不宜用,恐有农药残留也。
  广西是产荔枝的大省,桂东南是主产区,其中又以北流、桂平、灵山的荔枝最负盛名。北流中和村有一棵硕大无朋的荔枝王,覆地数亩,枝繁叶茂,远观亭亭如盖,云蒸霞蔚;近睹树根如虬龙环绕,数人合抱不过,丰年一树产果万斤。而灵山则有不少千年古荔,为世所珍。广西荔枝品种之多,不胜枚举,桂味、丁香、糯米糍、糖驳、六月红、妃子笑、大造、古凤、禾荔、黑叶、绿带、玉麒麟、状元红、火山、八宝香、甜岩、金钟……其间不乏上佳品种,如北流的大造,历史悠久,食之千年不厌;桂味核小如米,饱餐一顿,吐核不满一小酒杯。古往今来,文人雅士、酒仙醉鬼,每以荔枝下酒,雅俗各适其意。还有一种荔枝名“进奉”,应是当年的贡品吧。(网络)

玉林红豆  |  北流政府网  |  玉林政府网  |  玉林新闻  |  广西人事考试网  |  算命娱乐  |  查吉日  |  中财网  |  股吧  |  昵图网  |  189邮箱  |  139邮箱
主办单位:北流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